鬼切的正牌夫人

立flag

只要抽出鬼切,立马开辆鬼我车,还是高速的

百粉点文

抱歉占tag


眉头一皱,发现到了百分点文的时候了,只要是我吃的都可以点,挑四篇写

没人评论,不想更文

论小奶狗的真面目-第一章:初吻成就get!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我夫人,我心里面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姐姐的芭比娃娃活过来了。”,我是这样和我母亲说的。
——《小确信》



凯斯特斯特兰奇和花山院介甫是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认识的,一个学医,一个学哲学,一个26岁,一个18岁。凯斯特的美貌和浪漫而又天真的性格深深吸引住了花山院介甫,而花山院介甫的成熟风趣也吸引住了凯斯特。

不同的肤色和语言并没有成为两个年轻人爱情的绊脚石,反而让他们更加的珍视对方。在花山院介甫28岁,凯斯特20岁那年,凯斯特生下两人爱的结晶,花山院真弓。



“哎?已经装修好了吗?”带着孩子出来散步的羽生由美没有听到隔壁的房子传来装修的嘈杂声,自言自语“这样的话,要回去好好准备准备,马上就有新邻居来拜访了呢,你说是不是呀,小结弦。”说着,颠了颠怀里穿着黑色水手服,留着蘑菇头的小男孩。小男孩也配合的点点头,声音奶里奶气的,“妈妈说的对,结弦也会帮助妈妈准备晚餐的!”

羽生由美亲了亲小男孩肉嘟嘟的脸“结弦真乖,今天晚上给你吃小番茄,来表扬结弦好不好呀?”

“好~”稚嫩的童音被故意拖长,更是惹人怜爱,“结弦一直都很乖的~”

没过几天,新上任的花山院太太就带着刚一岁多一点的小真弓采访了隔壁的羽生宅。

凯斯特穿了一件纪梵希的黑色长裙,将一头长发在脑后盘起,右手牵着同样穿着黑色纱裙的花山院真弓,左手提着一个包装好的长方形盒子。

‘咚咚咚’

敲门声响了三下,每下间隔的时间都一样长,既给了主人反应的时间,又不会显得太过着急。

“妈妈!有人敲门!我去开门!”还不等羽生由美站起来,已经等了好多天,每天都竖起耳朵等着敲门声的羽生结弦就一溜烟儿的跑去开门了。

才三岁的小男孩能有多高,开门不过是站在放门口的小板凳上用吃奶的力气去拉开门。

羽生结弦拉开门,看到的就是比他还矮的小豆丁。

羽生结弦最先注意到的就是小豆丁与自己的黑色瞳孔不一样的蓝色瞳孔,那是怎样的一种蓝?还在读幼稚园的羽生小朋友形容不出来,只是觉得亮晶晶的,真好看,像爸爸带他看的拥有着银河的夜空。那里面倒映着还踩在凳子上的自己,也还是好好看。

“你这孩子想什么呢?”羽生结弦被自己妈妈轻轻拍了下才回过神来,自己看小豆丁的眼睛看呆了。

“啊啊啊,su mi ma sen!”羽生结弦红着脸,牵着羽生由美的手从板凳上跳了下来。

面对面站着的时候羽生结弦才能好好的观察花山院真弓。

一头浓密的黑色短发披在身后,与之相反的是过分白皙的小圆脸,秀气的鼻子下面是红嘟嘟的小嘴。身上穿着黑色的纱裙,露出藕节一样白嫩嫩且肥美啊不,肉嘟嘟的胳膊来,脚上穿着配套的黑色娃娃鞋。

“结弦,快跟客人打招呼啊。”平常这娃怪机灵的,怎么今天怎么就傻了呢?

羽生结弦回头看着自己笑的一脸温和的妈妈,一字一顿,表情十分认真的说:“妈妈,姐姐的芭比娃娃活了耶……”

真·迪尔德丽斯特兰奇·花山院真弓·活人:???这个可爱的小哥哥怎么撒fufu的呀???

一旁笑着的羽生由美笑容不由得更加灿烂了,我怕不是生了个小傻子出来吧。

外国女人金色的长发一丝不苟的绾在脑后,眼睑半磕着,蓝色的双眸被茶水漫起的白色烟雾遮挡,让人看不出她在想什么。女人脊背挺的非常直,礼仪并没有因为是在民居而不是咖啡厅里而有丝毫松懈,看起来冷漠又疏离。身上穿的黑裙不看牌子,只看做工和面料就知道不是便宜货,羽生由美又看看自己穿了有几年时间的裙子。接着又看了看女人提来的伴手礼,只看盒子就知道价格并不便宜,还要回礼呢……羽生由美这样想着,目光又回到了这个外国女人身上。

女人放下茶杯,嘴角扬起一抹颇为矜持的笑来“羽生太太您好,我是凯斯特斯特兰奇,您叫我凯斯特就好。不得不说您泡的茶味道好极了。”

让她担忧的语言不通的问题并没有出现,自己的英语并不好,只会简单的你好再见,但是这个外国女人的日语却非常好,完全没有一点生硬感。

“是吗,斯特兰奇太太您喜欢就好。”羽生由美笑的有点拘谨,并没有像凯斯特说的那样叫她凯斯特。很显然,不同的民族和文化成为横在两人间的鸿沟。

日本人的谨慎疏离在羽生由美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两人只是第一次见面的邻居,羽生由美做不到直呼她的名字,只能叫她斯特兰奇夫人,她注意到她说的姓氏了。

听到斯特兰奇夫人这个称呼时,凯斯特的表情有点微妙,“羽生太太,如果您愿意,您可以叫我花山院……”剩下的话凯斯特没有明说。但是羽生由美已经知道凯斯特的意思,很显然,花山院太太以自己原来的姓氏为荣,并没有冠夫姓。

“花山院先生真的很爱斯特兰奇小姐呢。”羽生由美聪明的换了个叫法,并没有叫她花山院太太。

谈到爱人时,凯斯特脸上的表情终于和缓了,不再是矜持而又得体的微笑,而是真心实意,从内心发出来的笑容。羽生由美松了一口气,看来这部棋走对了呢。

就在两个人都无话可说只能面对面互相露出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时,救场的来了。

羽生由美刚想松一口气说儿子你来的太及时了的时候,就看到自家儿子不知道把邻居家的小公主带到哪里玩的满身是土的回来了。

……儿子,你身边的小公主的裙子一看也不便宜好吗……,你不要再露出那种我把妹妹照顾的很好你快夸夸我顺便给我吃小番茄的表情了好吗……羽生由美头一次觉得自己家的儿子可能是假早慧。

孩子的友谊总是发展的尤其的快,只要一块糖,一次牵手,以及……一起去捉一只蝴蝶。

羽生由美以为凯斯特会因为花山院真弓被自家的傻儿子带的满身是土而生气时,就看到凯斯特起身跪在小女孩面前,甚至还稍微弯下了腰,保持在小女孩可以和她直视的高度。

“这是什么?我可爱的小鹿。”凯斯特的声音里面充满了温情和爱意。

“一只蝴蝶,妈妈。”小女孩的声音透着一股奶味,“你要看看吗?”小女孩把捂住的双手凑到凯斯特眼前,“我可以给你看一眼。”

凯斯特配合的贴住小女孩的手,“它是蓝色的,就像你的眼睛的颜色,小鹿。”凯斯特抬起头来,伸手摸了摸女孩的头发,“那么告诉妈妈,蝴蝶是你自己捉的吗?”

小女孩摇摇头,“是小哥哥帮我捉的。”

“那你谢过小哥哥了吗?”凯斯特耐心的问,“如果没有,那你应该怎么谢谢小哥哥?”

小女孩甩着肥嫩的小短腿跑到羽生结弦面前,扯扯羽生同样灰不溜秋的衣服,示意羽生低头。

在羽生低头后,小女孩开口了“ 谢谢你,小哥哥。”并在他的脸上印下一个湿漉漉的吻。


初吻成就 get!

小奶狗番外-“日天夫妇”

羽生结弦和迪尔德丽为什么叫做“日天夫妇”

如题,萌新入坑不久,虽然难过男神已经结婚,但是很好奇,为什么被叫做日天夫妇?迪尔德丽为什么又被叫做鹿娃和鹿日天?


已有回答 316

精品回答

鹿饮溪V(新华社摄影记者已认证)

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还是先泻药吧。

先来回答一下,鹿娃为什么被叫做鹿娃吧。

鹿娃的英文名是迪尔德丽,Deirdre,昵称就是Deir,但是鹿娃的舅舅,就是斯蒂芬斯特兰奇先生老喜欢把Deir念Deer,就是小鹿,所以我们才叫迪尔德丽小鹿的。但是又因为鹿娃有亚洲血统,看起来总是有股孩子般的稚气和倔强,迪尔德丽就又被叫鹿娃了。

鹿日天这个称呼,请容许我先笑一会233333333333333

好了

因为日天日地鹿娃最美啊

咳咳

其实是因为鹿娃特别撩,气场特别强大的原因。鹿娃的气场和她的容貌相结合,那就是日天日地我最屌啊。说通俗点,那就是超级英雄电影里最厉害的反派,宫廷舞会最后登场的名媛,藐视天地万物一切的神明的那种感觉。如果还不能理解,我这就上图。

最后登场.gif

王之蔑视.gif

走秀霸气甩流苏.gif

换了电脑现在只能找到这几个,最后登场可以说是舞会上女孩的噩梦了,因为看到鹿娃以后你就看不到其他女孩了。

甩流苏这个是每年剑桥大学组织义卖的时候举办的走秀,我才不会告诉你台下做的人有一半是来看鹿娃的,他们不关心义卖的衣服多少钱,样子好不好看,因为他们只想看鹿娃穿比基尼的样子。

这个王之蔑视可以和羽生组成配套表情包了啊。这个是鹿娃在高校化学联赛上夺得冠军的时候录的,她的那个耸肩真是,嘲讽到不行,顺带,那天的鹿娃还发烧了。

胸大腰细屁股翘,腿长脸美高智商,就问你鹿娃日不日天?

至于为什么羽生日天,看视频你就会发现,冰场上和冰场下的羽生完全就是两个人。

上了冰场的羽生只是脱个衣服给人的感觉就完全变了。

如果不明白,看这个照片,注重羽生眼神的变化。

羽生脱衣四连拍.jpg

是不是感觉不一样了,感觉超恐怖?那种老子上冰场,老子要杀,人,给老子递刀的感觉。

和场下那个抱着噗桑哭的稀里哗啦的完全不是一个人。

再加上冰场上有抖s的buff的加成,所以说日天也不过分吧?

所以两个人才被叫做“日天夫妇”。

好了,以上!

赞(2.2K)评论(189)







啊啊啊啊,番外还有但是码不动了,好想跳过童年哦,但是童年又有特别重要的小甜饼……扑街……

小奶狗番外-如何评论迪尔德丽



如何评论迪尔德丽斯特兰奇?

如题,如何评论迪尔德丽?最近入了花滑坑,有了新男神羽生结弦,可是屁股还没坐热,就听到男神接受采访说他想要结婚了,并且想要一个可爱的女儿?这是怎么回事?然后就爆出了羽生和迪尔德丽在休息室接吻的照片。但是上网查了迪尔德丽的信息,看照片感觉这个女人婊里婊气的,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呢,感觉她配不上柚子呢,柚子那么可爱,会压不住这种女生吧。


已有910个回答

喵小姐爱吃鱼(已认证)

啊啊啊啊,看到有关我女神的问题我就来了!没错!就是这么痴汉我女神!

首先,既然题主已经查过我大鹿娃的资料了,那么就是说题主已经知道我鹿娃是剑桥大学数学和天体物理学双学位咯?身为一个文科狗,我不想说数学和天体物理学有多么的难,毕竟我高中物理只有八分╮(╯▽╰)╭。

但是,鹿娃不光是双学位,还是剑桥大学的双学位,这就很牛逼了吧,而且鹿娃考上剑桥的时候才十六岁,想想自己十六岁在干啥。所以说配不上羽生的这种话不觉的很搞笑吗?羽生考上早稻田大学的时候多大?早稻田大学排名也在剑桥大学下面吧?

其次,鹿娃小姐姐不光是学霸,声音还超级好听!你去听听小姐姐给BBC的配音就知道了,还有小姐姐在《见信如晤》里面读的情书,真是!怎么会有这么好听的声音!轻佻又迷人,撩人于无形!听完只想和小姐姐钻被窝做点羞羞的事呢\(////)\。

可怕的是,小姐姐是霓虹人啊!有一半的霓虹血统啊!完全没有一般霓虹人说英语的尬,是纯正的公学音啊!如果以后谁再给我说霓虹人英语不好,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他( )。

最后,都说,声音好听的,长的大多不好看,谁说的?不存在的。( ̄  ̄)

鹿娃不光声音好听,颜也特别能打!怕是仙女本仙了吧!

每次我舔完屏都会发出“如果我长成这样……”的感叹。男票有一次忍不住问我,如果我长成这样,我是不是就会不要他了?我说那是当然了!然后他又问我,那你不和我在一起,是要去找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吗?

我:EXCUSE ME???如果我真长这样,我肯定单身一辈子,毕竟宇宙中哪还有雄性可以配的上我?

日常吹鹿(1/1)

以上!

赞(1.1K)评论(184)


鹿饮溪V(新华社摄影记者已认证)

不好意思,来晚了,先泻药。

题主说的那张在休息室里接吻的照片就是我拍的,不是我说,几乎所有有关于羽生和鹿娃的照片都是我拍的。

此回答多图预警
多图预警!
多图预警!
多图预警!

好了,警告完毕。

鹿娃四年的舍友的我,是最有资格回答鹿娃是怎样的人了。

咳,前提。我是纯正天朝人,如假包换,和鹿娃做舍友的那年二十岁,比鹿娃大整四岁。

题主说鹿娃婊里婊气的,这话没毛病,没问题。

因为,我们就爱鹿娃的婊里婊气,爱她的婊气十足,这里的婊为褒义。

犹记当年的新生晚会,主持人随机问新生,为什么要来剑桥,所有的人都说了一些特别高大上的话,当然,答主也是随大流,回答了些大话。等到鹿娃回答的时候,她站起来,轻抿了下嘴角,看起来谦虚,实则像只骄傲的小鹅:“我来剑桥只是因为斯蒂芬霍金在这里读书,在这里教过书。”婊吗?可以说是婊气十足,但我们就是爱,因为她有这个资本。

咳,跑题了,现在回归正题。

先来夸耀(划)说说我家鹿娃的美貌吧。鹿娃在我们私底下尤其是男生圈里被叫做‘致命的毒药’。

为什么这么说呢,鹿娃天生高级脸,由于眉眼距离过窄而造成一种强烈的压迫感,眼部妆容的浓烈又加深了这种感觉。鹿娃嘴角微微下垂,但是笑的时候微微上扬的嘴角又呈现出一种嘲讽和不屑的神情来。眼睛白仁较多,使得眼神就变得更加犀利。眼形下垂,是典型的puppy eyes,就是无辜的狗狗眼,但是鹿娃的下垂眼没有无辜可怜的感觉,只有神秘迷离。所以,鹿娃美的独特,美的神秘,美的冷艳,羽生能够被吸引也是完全在意料之中呢。可是如果羽生只是喜欢她的容貌的话,那这样的羽生就不是羽生了,这句话是鹿娃说的,所以羽生还是个十分注重内心的人。

鹿娃是个异常认真且努力的人。因为修了数学和天文物理,她每天日程都很满,不是在实验室,就是在去实验室的路上。可怕的不是有天赋的人,而是有天赋又努力的人,羽生和鹿娃都是这样的人,所以从这点来说,两个人都相当般配。毕竟努力的人只喜欢和努力的人在一起嘛。

鹿娃情商超级低,低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想一想鹿娃的智商又觉得上帝果然是公平的呢,可能上帝把鹿娃所有的情商都加到鹿娃的智商上去了吧。有一次鹿娃陪我去听哲学课,穿了件红大衣,有个不认识的男生冲鹿娃吹口哨,大喊穿红衣服的女生能和他约会吗?这要是正常的女生早就面红耳赤要么娇羞一笑要么不知所措了,结果鹿娃一看就她一个穿红衣服的,立马就把大衣一脱,扔在一边,微微一笑,“请问你找谁?”问题是,这还不算完,下课后,这个男孩过来要鹿娃的电话,鹿娃用她的狗狗眼看着那个男生,说我没有电话,男孩再接再厉问鹿娃有没有ins和facebook,鹿娃说没有,当时那个男孩特别生气的就走了。完事后,鹿娃还特别真诚的问我,为什么那个男生要要她的电话,为什么会生气。我只想说,傻小鹿哟,那个小伙子想泡你啊。对于那个男孩,我只想说,鹿娃不是故意伤你自尊心,她是真没有电话和社交账号,老铁,扎心不【烟】。从这个层面来看,果然相似的人才会互相喜欢吧,毕竟羽生也没有社交账号。

鹿娃呢,是个特别特别矛盾的集合体。她缺少暖意,也不是一个擅长沟通的人,她是冰冷而又不可被征服的。她不怎么敬畏生命,总是喜欢做危险的运动,什么高空跳伞,滑翔翼,翼装飞行,她全都玩。

可就是这样的一人,她在和我做舍友一个月后开始和我说中文,她在我生理期疼到昏厥的时候给我熬了当归红枣排骨汤,她最爱的事就是逛商场,买各种各样的抱枕,还有做各种手工尤其是毡毛娃娃,她物理研究和数学问题出现问题的时候,她减压的方式是做好吃的,她有个一人高的噗桑抱枕,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羽生送的。

她说,如果没有羽生,她也不是现在这样的她了。

好了,来放一些我鹿娃的美图当作总结吧。

穿宫廷装的鹿娃.jpg

抽烟的鹿娃.jpg

16岁就美的像下凡仙女的鹿娃.jpg


最后高能预警!

走秀扭腰像条蛇的鹿娃.gif

赞(14.8K)评论(688)

论小奶狗的真面目(第一章)

“那是我才三岁,还不知道什么叫做死亡,父亲也没有说什么母亲变成天上的星星了,只是告诉我母亲去了很远的地方,再也回不来了,但她依旧爱我。”
——《我平凡的一生》


花山院真弓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妈妈只是像往常一样带自己去冰场滑冰,被撞倒送到医院后,所有人都在哭泣,所有人都在抱着自己,告诉自己要坚强。


凯斯特•斯特兰奇和花山院介甫是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认识的,一个学医,一个学哲学,一个26岁,一个18岁。凯斯特的美貌和浪漫而又天真的性格深深吸引住了花山院介甫,而花山院介甫的成熟风趣也吸引住了凯斯特。

不同的肤色和语言并没有成为两个年轻人爱情的绊脚石,反而让他们更加的珍视对方。在花山院介甫28岁,凯斯特20岁那年,凯斯特生下两人爱的结晶,花山院真弓。

“哎?已经装修好了吗?”带着孩子出来散步的羽生由美没有听到隔壁的房子传来装修的嘈杂声,自言自语“这样的话,要回去好好准备准备,马上就有新邻居来拜访了呢,你说是不是呀,小结弦。”说着,颠了颠怀里穿着黑色水手服,留着蘑菇头的小男孩。

小男孩也配合的点点头,声音奶里奶气的,“妈妈说的对,结弦也会帮助妈妈准备晚餐的!”

羽生由美亲了亲小男孩肉嘟嘟的脸“结弦真乖,今天晚上给你吃小番茄,来表扬结弦好不好呀?”

“好~”稚嫩的童音被故意拖长,更是惹人怜爱“结弦一直都很乖的~”



没写完也先发出来吧,轻拍,晚上来个番外

论小奶狗的真面目(序言)

题记

感谢翻开这本书的你,如果你想看有关物理学或者数学的干货的话,那么你可能要失望了。这只是我从小到大有关生活的絮叨,世人皆知迪尔德丽•斯特兰奇,却不知道花山院真弓。

在这里,在这本书里,我不是迪尔德丽•斯特兰奇博士,而是一名普通的女性,这里记录了我的悲欢离合,我的生活,我的一切,包括我的爱。再次感谢打开这本书的你,我是花山院真弓。

——《我平凡的一生》


题记

其实,我是没有抱什么一定要写出什么伟大的自传来的目的来写 这本书的,只是因为周围的人都在对我说“‘羽生君,你是不是该写本自传啦?’‘是该教新的花滑运动员成为绝对王者的时候了。’”这样的话,所以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我都这么老了啊(笑)。

开始构思的时候,绝对可以写很多有关于花滑的内容,比如心得技巧什么的,但是真正开始提笔写的时候,却发现,维基百科和谷歌搜索已经把我所有能写的都告诉你们了,没有什么好写的了。

我想写的没有那么多,写有关我和花滑的内容很少,反而是有关我夫人的内容更多一些。

提笔开写的时候,我和我夫人在一起的时光仿佛历历在目。

如果说,经历这么多挫折和失败,伤痛也在不断困扰着的我,最终成为冰上的绝对王者很幸运的话,那么,我只想说,我和我夫人的相遇才是真正的幸运。

她是我人生中的小确幸。
——《小确幸》

  “请一定要和一个超可爱的日本女生交往啊!”

  “是的!和一个超可爱的日本女生!”在被采访时羽生是这样回答的。


  虽然说是超可爱,但是真弓绝对和可爱搭不上边啊。羽生停下练习的脚步,看着坐在场边的花山院真弓,想到媒体对她的评价‘拥有让人想要杀·死她的美貌’,虽然媒体都爱取那种夸大其辞的标题,但是形容真弓的标题意外的合适呢。


  羽生摸着胸口,感受着心脏的跳动,果然,还是最喜欢真弓了呢。


  花山院真弓:没在一起的羽生很奶,在一起就狗了呢(划)在一起就更奶了呢。

  

  论小奶狗的真面目


——————
萌新自娱自乐,不喜求轻拍

她有病【依旧是预告】

  君迁子一直知道自己有病,而且病的不轻。

  但是这个病症让她难以启齿。

  她渴望亲密的接触,渴望肌肤之亲,渴望肌肤的触碰,渴望两个人赤裸相对是肌肤互相摩擦的感觉。

  对,她的病治不好。

  只能依靠肌肤相触来缓解饥渴感。

  就好比素食主义者可以吃豆腐和青菜获取能量,健康,却不满足。

  她,有肌肤饥渴症。
 

  没错,又是我。我回来了。依旧预告。
  肌肤饥渴因为小时候缺乏父母的抚摸和拥抱,长大后疯狂的需要肌肤触摸的感觉,注意,君迁子只喜欢肌肤相亲,对make love 没有丝毫的感觉,通俗的来说君迁子只需要怀抱和抚摸,不需要别的,是个性冷淡,但是可以通过肌肤之亲得到别于性快感的高潮。
  一个患有肌肤饥渴症的婶会和本丸里的刀刀有什么样摩擦摩擦的故事呢?
  对了,对于火鸡来说,我只能说,这是性别歧视,这是性别意识下的性别歧视。
  这是性别歧视。

  一百年bg不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