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郎的小刀刀

她有病【依旧是预告】

  君迁子一直知道自己有病,而且病的不轻。

  但是这个病症让她难以启齿。

  她渴望亲密的接触,渴望肌肤之亲,渴望肌肤的触碰,渴望两个人赤裸相对是肌肤互相摩擦的感觉。

  对,她的病治不好。

  只能依靠肌肤相触来缓解饥渴感。

  就好比素食主义者可以吃豆腐和青菜获取能量,健康,却不满足。

  她,有肌肤饥渴症。
 

  没错,又是我。我回来了。依旧预告。
  肌肤饥渴因为小时候缺乏父母的抚摸和拥抱,长大后疯狂的需要肌肤触摸的感觉,注意,君迁子只喜欢肌肤相亲,对make love 没有丝毫的感觉,通俗的来说君迁子只需要怀抱和抚摸,不需要别的,是个性冷淡,但是可以通过肌肤之亲得到别于性快感的高潮。
  一个患有肌肤饥渴症的婶会和本丸里的刀刀有什么样摩擦摩擦的故事呢?
  对了,对于火鸡来说,我只能说,这是性别歧视,这是性别意识下的性别歧视。
  这是性别歧视。

  一百年bg不动摇。

暗涌2 all

r18
ooc

暗涌 2
   神,因为人们的信仰而存在,也因为人们的信仰而毁灭。
   入夜。
   女武神让不放心她一个人的药研回去休息后,独自一人坐在屋顶上,光着两只脚,踩在青灰色的瓦片上,感受从脚底传来的凉意。
   耳边传来‘咔啦咔啦’的声音,是木屐踩在瓦上特有的脆响。
   女武神回头,“是你呀。”
   来的人不说话,只是拿过酒瓶替女武神倒酒。
   “对了,”女武神晃晃脑袋,黑色的长发一甩一甩的“那个白色长发的付丧神叫什么来着……?狐…狐什么?他吃了我不少好东西呢。”有些微醉的女武神声音里带了丝娇憨。
   女武神那天被带着见了不少人,有些人让她觉得似曾相识,有些隐约的熟悉感。
   男子倒酒的手顿了顿,“大人,如此花前月下,为何还要提起他人的名字?”
   “唔,也对。”女武神点点头“那你把他人叫上来吧。”
   听到这话,男子凑近到女武神的面前,“您已经拥有了象征天下的我还不够吗?!”男子声音急切,目光灼灼,一把拉开浴衣的衣襟,露出胸口的黑色花纹来,“这个印记可是您给我的啊!”
   女武神被他吓着了,酒也醒了大半,瞟了眼那个黑色花纹,有些手足无措,小心翼翼道“这是我做的吗?抱歉…我什么都记不得了,对不起……”
   恍惚间,宗三左文字以为回到了过去,第一次见到她的样子。
   战争,不关乎对错,只关乎输赢。
   宗三左文字看到那个名叫织田信长的男人背后还站了个穿黑底绣金花的华服少女时还在奇怪,怎么会有人穿成这样上战场。不过片刻就明白了,这个少女和他一样,不是人类。
   战争一开始,到处弥漫着血液,黑烟,死去的人的残骸,耳边充斥着战马的嘶鸣和士兵的怒吼。他找不到那个女孩了。她躲起来了。
   一场宗三左文字以为必定会赢的战争输了,输得彻底,而他,更是被当做天下的象征献给了那个叫织田信长的男人。
   在那个武神庙里,宗三左文字又见到了她,长及臀部的头发披散着,整个人趴在软塌上,没穿足袋的小脚一晃一晃的。瞧着怪勾人的。
   宗三左文字在这庙里,在这个少女的眼前,在她怜悯的目光里,被重新打磨,刻印。
   后来,宗三左文字被放在武神像前面的供桌上,听着人们祈求她带来胜利,让征战的士兵平安归来,也听她小声的回一句武运昌隆,听她对他说,对不起…你还疼吗?
   其实啊,神呢,因为人们的信念而诞生,不是因为神主动为人们带来什么,而是回应人们的要求,被迫去做的。
   宗三左文字看着眼前不知所措的少女,突然笑了“您还是您。”

暗涌【预告】all r18

暗潮

神,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存在呢?

  “您醒来了吗?”
   女武神侧过头,看向一旁穿着粉色袈裟的异色瞳男子。
  “哼。”男子怪笑一声,“已经不记得我了?”
   女武神费力的摇摇头,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都让她的脑袋好似被铁锤一下一下的捶打,传来一阵一阵的钝痛。
   男子突然扬起一抹病态的笑容“现在的您,看起来,比我更像笼中鸟呢。”男子话一说完便出去了,只留女武神一个人在这软塌上躺着。
   女武神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被转移到了一个新的地方。
   睁眼看到的就是浓郁的紫色。浓的好像下一秒就要滴下来一样。紫色的幔帐上秀着金色的家纹,看样子应该是家纹没错。女武神数了数,发现老数错,便也不再数了。
   女武神坐起来,拉开幔帐,不甚明亮的烛光也让她觉得有些刺眼,闭上眼睛缓了会才睁开。脚步还有些虚浮,走路踉踉跄跄的,顾不得打量室内,就冲到门前,拉开幛子门,跌跌撞撞的往外跑。她实在是太想知道这是哪了。
   跑过拐角时,一时不察,踩到衣角,就在要摔倒的刹那,一个穿着白色大褂,戴着眼镜的少年竟然一把将他抱了起来。
  “武神大人。您才刚醒来,还是不要着急跑为好。”
   话音一落,少年就扶她站好,将她的手恭恭敬敬的托在手腕处,引她走进一间大广间里。
   大广间的最里端是个挂了纱帐的主座。通往主座道路的两旁跪坐着两溜穿着各异的男子,其中就有早上那个穿粉色袈裟的男子。
   距离主座最近的地方,跪坐着一个穿着蓝色狩衣,戴金色流苏的男子。此时男子笑吟吟的走过来,无比自然的托过她的手,朝主座走去。
   女武神细细的打量他,却觉得连窗外的明月都不及他。
   走过一个穿黄色和服,露着胸口,白色长发的男人时,女武神停了下来,跪坐在他面前,突然抿嘴笑道:
  “我记得你。你吃了我的贡品。”

短片合集(目录)

太郎太刀——献给神的祭品
小狐丸——山林中的盲女
三日月宗近/一期一振——城主的新娘
数珠丸恒次——渡劫的妖女
笑面青江——被斩杀的艳鬼
有什么脑洞也可以给我说

题目还没想好

没错,又是我,我又来了
没更文
占新tag√
别打我(抱头)

流氓声控爷爷x声音娇柔小娇娇
现代黑道paro
强取豪夺
见了两面将人掳回家
然后操了个爽x

  定陶婉慢慢张开双眼,头还晕的她视线还有点模糊,被一双手扶着坐了起来,迷蒙的双眼还不能给大脑传达所看到的信息。
  “……你……是谁?我在哪?”定陶婉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没有往日的娇柔,但有股别样的风情。
   “哦呀……我啊……”男子端过一杯茶递到她唇边,“我是你的夫君,这是我们的家。”
  晕倒前的记忆慢慢浮现在脑海中:是的,刚刚走到小巷口就被人从背后用乙醚迷晕了……
  “不相信是吗?”穿着蓝色狩衣的男子抬起宽大的袖子掩唇轻笑,有着残月的双眼里像是布满了一张蜘蛛网要将倒映在他眼里的女子束缚住。
只见男子不知从何处掏出两个红皮本,上面印着三个烫金字:结婚证
  翻开来看,照片的主人确实是自己,包括签名的字体也是自己的。
   “现在相信了吗,夫人。”

  三条组的人名字代号皆为刀剑,定陶婉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招惹了三条组的当家人三日月宗近,竟被他掳来做了夫人,她还不知道三日月宗近的名字是什么,他也没有告诉她,只让她叫他夫君。对的,不是老公,也不是阿娜达,而是夫君。

  “来,吃药了。”三日月宗近将定陶婉扣在怀里,手里的药汁顶着她娇嫩的嘴唇,一股薄荷的味道直冲脑门,定陶婉微微别过脸,抗拒喝药。
   “哦呀,这样可不行呢。”说着喝下一口药俯身含住她的双唇,将嘴中的药渡到她的口中“不快快喝药的话可不能说话呢。”
  是的,定陶婉哑巴了。暂时性的哑。至于怎么哑的……
  三日月宗近从来没有告诉定陶婉他喜欢上她是因为她的声音。娇娇柔柔的,好像一根羽毛一样撩的他的心痒的不行。于是,丝毫不顾她的哀求,从最开始的娇声啼吟,到最后的完全说不出话来,像个小哑巴一样。
  三日月宗近在女子美好的肉体上驰骋,食指和中指却伸进女子的嘴里玩弄那条小舌头,俯身在女子耳旁低语:
  “好想让你真的哑巴啊,看到你被我,操,到哑巴的样子真兴奋呢,我一个人的小哑巴♥~”

原代码(预告)

别看名字取得一本正经,其实就是篇无节操的文啊!
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文!
口享!
肉肉是必须的

  你,相信神的存在吗……?

  你,玩攻略游戏吗……?

  你,愿意和神谈一场恋爱吗……?

  恋爱攻略游戏《刀剑乱舞》等待你的参与!

  “什么啊……”文车夜雅看着光盘封面上风格各异的美男子“只是普通的恋爱番,不过人设好看了点罢了。付丧神什么的……真是想的出来啊。”随即,夜雅的目光就被标注所吸引。
  您所选择的攻略男士需要您亲自锻造,亲手带回,可攻略的付丧神有47位。
  “哎?四十七位?这么多?”夜雅想了想还是拿着《刀剑乱舞》光盘走向了收银台。

  因为技术的不断革新,VR技术还不是十分普遍,这种东西还是游戏发烧友和家里有钱的人才会买的,毕竟价格十分昂贵。
  夜雅属于后者,家里有钱的大小姐。

将光盘插,入VR连接器,带上头盔等待画面录入。
  音乐还蛮古风的嘛……夜雅一边想一边输入基本信息。
  性别?这个游戏还可以将性别改为男性啊。
 

  请输入您的姓名。
 
  文车夜雅。

  突然跳出一个大大的红框,耳边响起输入有误的提示音,上面大写加粗的红字写着:
  请勿使用真是姓名,如若发生任何事故,概不负责。

  看到这夜雅一下笑了起来,乙女向的恋爱攻略游戏,就是要自己的名字啊,不然多没意思。

  毫不犹豫的点了确定键。
 
  结果就在文车夜雅以为已经可以生成角色时,又出现了新的问题。

  选择普通级还是限制级?
 
  是否接受性,行为?

  是否接受内射?
 
  是否接受产乳?

  是否接受怀孕?

是否……
 
  你以为通关后,退出就可以开启新的剧情

  你以为你攻略的只是一团数据,一条代码
 
  但是,如果你攻略的都是真实的付丧神呢?
 

捆锁(最后的预告)

真的是最后的预告啊!!!
已经开始码文了啊!!!
不要着急啊!!!
有肉啊!!!
有剧情啊!!!
ooc!!!
ooc!!!
ooc!!!


  夜色如墨。
  因是盛夏,浓姬还是住在莫奈池上的广间里,四周全部挂着竹帘,用来防蚊。
  浓姬只在自己周围点了几座鹤型烛台来照亮文书。
  “主。”
  “怎么了?”浓姬看向本来坐在阴影里的高大付丧神此时膝行至自己台前。
  付丧神即便是跪坐着身板也依旧直挺高大,声音清澈带点暗哑,背着烛光并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我乃御供神刀,因为主的召唤降临尘世。可是……”付丧神停顿一下,复又开口,“我有一事想问主。”
  浓姬勾了勾唇角“但说无妨。”声音依旧娇柔婉转。
  “主恩赐,所以我等拥有肉体,拥有五感,可以尝遍饭食,也拥有了人的感情。我现在面对主有种感情,望主能回答。”高大的付丧神又向前膝行几步,昏黄的烛光在他金色的指甲上微微反光,“我见到主时,心里便开心;见到您与其他付丧神谈笑时,我心里便难受;远征时,看到奇异的风景和玩物时,回来便忍不住同您分享;想同您看遍风景,也想同您走过山河,看云翳下的麦田,晚霞下的村庄。”
  “那么主。这种心情对于人来说,是什么样的感情呢?”

tag. 小美人鱼与王子

王子维克多
小人鱼勇利

  有黑化

  有车

  “世界上真的存在人鱼吗?”
  “有的哦~”
  他就藏在我的卧室里面。

随便了

我不知道该给谁说,该怎么说,刚才才看到我哥哥在一个星期前给我的留言,就一句话,我不知道他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写下来的。
  我想长命百岁,也想一生安康,我想送你进教堂,也想看到你生子,但是我现在做不到了。
  现在谁都联系不到他,他有抑郁症

求助

小天使们嘤嘤嘤!求告诉手机版怎么加微博网页或者简书网页,可以点开的那种,车开不出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