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切的正牌夫人

夏洛克x原创女主 第四章

不萌憋点








...尸.体.躺到河滩边上,两只手腕上缝合着两个猫爪,一只鞋子挂在脚上,脸部肿.胀,尸.身.惨白,但是耳朵和脖子上的金首饰却还在,感觉是生活一般的女人。
“这可真臭,只是一具.泡.了.三.天.的.尸.体.没这么大臭味。”Adelaide一下车就抽着鼻子闻“这里最起码还有别的什么。”
“嘿,怪.胎。”一个黑.人.女.警站在警戒线外看见穿着黑色斜纹大衣的Sherlock。
Sherlock明显懒得理这个女.警,一脸智商低的别说话的样子。
女.警翻了个白眼,将走到面前的Adelaide的拦住“闲杂人等禁止靠近。”
“她是我的助手,让她进来。”Sherlock在和那个雷斯垂德警.长说什么却立马回头,重音放在了我的上面,“她是我的助手。”
“呵,真倒霉啊,你作为那个怪.胎的助手。”女.警拉起警.戒线,声音略带嘲讽“我是莎莉.多纳万。”
“谢谢,阿德莱德.派普。”Adelaide俯身钻进警.戒线。Adelaide好像有点知道Sherlock为什么不喜欢他们了。
看到尸。体的时候Sherlock已经像猎犬一样半。趴在。尸。体上仔细观察。
旁边一个金色头发的法。医递给Adelaide一双橡胶手套,“谢谢。”
“嗯…不用谢,我叫安德森,你是那个怪。胎的助手…?”安德森摸摸嘴巴,似乎想找到合适的说法。
“安德森,转过头去!别让你满脑子散发的不切实际的荷尔蒙影响我的思考。”Sherlock回头不耐烦的看着安德森“你昨晚才和那个女。警上。过。床。别让我说的更多。Adelaide,过来。”
“够了!怪胎!”安德森很明显的恼羞成怒。
“哇哦~”Adelaide冲安德森笑笑“你最好赶快转过去,你好像打扰到他了。”
“What?”安德森有点呆。
Sherlock暗暗勾了勾唇角。

[死。者是白。人女性,年龄约在23~25岁之间,独居,生活拮据,项链有划痕,泛黑,没钱保养首饰。好面子,头发分叉,生前遭。受。捆。绑。电。击,膝盖处的皮肤较黑,经常跪在地板上,廉价的指甲油,松垂的眼皮,手腕处特殊的刺青。自由职业者。]“Adelaide,你去看看尸。体。”Sherlock冲一旁站着的人喊。

Adelaide先是估计出死。者的年龄,又抓起女。尸的手腕仔细看伤口“死。者是22岁到25岁之间的白。人女性,伤。口平整,刀。口整齐,是一刀切断的。”又在尸。体的嘴里掏了掏“嘴里没有异物,致。命。伤。口就是脖子上这一刀。”Adelaide又仔细看了看脖子上的伤。口“凶。手应该是专业人士,手法精准,一刀毙命,不排除凶。手熟能生巧。但是,”Adelaide停顿一下,“死者生。前遭。受过电。击。而且手上的缝。合整齐,是专业人员。”
“雷斯垂德,这是个连。环。杀。手,”Sherlock有点兴奋“去去去!雷斯垂德!行动起来!凶。手绝对不会罢手,去红。灯。区,调查失踪的自由职业者,最后联系的人,最后去的哪里,见到她最后一面是什么时间。”
Sherlock这才有点兴奋的笑道“interesting!”
看着一众警员云里雾里什么都不明白的样子“oh!我终于知道苏格兰场的未。解。决案。件是怎么产生的了!我的助手都分析到这种地步了,怎么还不明白!”
“手法专业,听到这个你能想到什么?”
“屠。夫?”雷斯垂德试探的回答。
“哦,真棒。”Sherlock微笑“雷斯垂德,你的笑话讲的可真不错。”
收到雷斯垂德望过来的眼神Adelaide只好再次开口“首饰都在,说明凶手不为财。伤口平整,一刀。毙。命说明精通这个,只有医生和屠夫,可是手上完。美的缝合着猫爪,排除屠。夫,只有医生,而且还是外科医生。至于电。击…电。击我还不太清楚,也许凶。手是出于报。复或者别的什么。”
“你怎么知道是自由工作者?”雷斯垂德又硬着头皮问。
“廉价的染发剂和指甲油,没钱保养有明显划痕却依旧戴着的项链,说明她只有这一个,还有松垂的眼皮和糟糕的皮肤,经常使用劣质的化妆品,她带茧的膝盖,红。灯。区特有的刺。青这足够说明她是自由职业者。去吧雷斯垂德,这么多信息已经够了。”
“带茧的膝盖为什么不是幼师?幼师也经常跪在地上。”一个警。察提出质疑。
“幼师的工资不薄,不会买廉价的化妆品,而且,幼师不会化妆也不熬夜。”Adelaide解释。
Sherlock递给雷斯垂德一个你懂了吗的表情。
雷斯垂德一脸必须懂的样子。
“走。”Sherlock走过Adelaide的时候拍了她一下。
“去哪?”Adelaide不明所以。
走在前面的Sherlock回头“带上尸。体去巴茨医院。”

解。剖。床两侧都有抽风系统,可是一打开门扑面而来的福。尔。马。林。液。味呛的人直流眼泪。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一出汗,汗水混合着空气里的甲。醛流在脸上蛰的疼。
“你是出去等还是看我在这做?”Adelaide看着穿西装和解。剖。室。完全不搭边的福尔摩斯问。
福尔摩斯这时候才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口罩带上“磨蹭什么。”
Adelaide挑挑眉二话不说先开始分。离。皮。肤,解。剖。刀。划过颈。椎,枕。骨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连站在一旁的Sherlock都听的一清二楚。在剖,开,女人的肚,子的时候,Adelaide的声音有点不对劲,“过来,Sherlock……”
切,开的子,宫,里躺着一个长着四个腮,挂着长尾巴的鱼,鱼上放了一小张油毡纸。
“……她怀,孕了,一个月。”Adelaide觉得有点不舒服,“这张纸是死,者,生前放进去的。”
‘The clown is so lonely,
The clown has no friends.
No one wants to play with the clown.
Sherlock.
Catch me and play with me.
The game began.’
“小丑很孤单,小丑没有朋友。没有人愿意和小丑玩。夏洛克。抓到我和我玩。游戏开始了。”福尔摩斯用一种极其怪异且尖锐的声音读出这封信,上扬的嘴角显示出了这个男人此时的好心情“对嘛,这样才有趣。”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