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切的正牌夫人

暗涌2 all

r18
ooc

暗涌 2
   神,因为人们的信仰而存在,也因为人们的信仰而毁灭。
   入夜。
   女武神让不放心她一个人的药研回去休息后,独自一人坐在屋顶上,光着两只脚,踩在青灰色的瓦片上,感受从脚底传来的凉意。
   耳边传来‘咔啦咔啦’的声音,是木屐踩在瓦上特有的脆响。
   女武神回头,“是你呀。”
   来的人不说话,只是拿过酒瓶替女武神倒酒。
   “对了,”女武神晃晃脑袋,黑色的长发一甩一甩的“那个白色长发的付丧神叫什么来着……?狐…狐什么?他吃了我不少好东西呢。”有些微醉的女武神声音里带了丝娇憨。
   女武神那天被带着见了不少人,有些人让她觉得似曾相识,有些隐约的熟悉感。
   男子倒酒的手顿了顿,“大人,如此花前月下,为何还要提起他人的名字?”
   “唔,也对。”女武神点点头“那你把他人叫上来吧。”
   听到这话,男子凑近到女武神的面前,“您已经拥有了象征天下的我还不够吗?!”男子声音急切,目光灼灼,一把拉开浴衣的衣襟,露出胸口的黑色花纹来,“这个印记可是您给我的啊!”
   女武神被他吓着了,酒也醒了大半,瞟了眼那个黑色花纹,有些手足无措,小心翼翼道“这是我做的吗?抱歉…我什么都记不得了,对不起……”
   恍惚间,宗三左文字以为回到了过去,第一次见到她的样子。
   战争,不关乎对错,只关乎输赢。
   宗三左文字看到那个名叫织田信长的男人背后还站了个穿黑底绣金花的华服少女时还在奇怪,怎么会有人穿成这样上战场。不过片刻就明白了,这个少女和他一样,不是人类。
   战争一开始,到处弥漫着血液,黑烟,死去的人的残骸,耳边充斥着战马的嘶鸣和士兵的怒吼。他找不到那个女孩了。她躲起来了。
   一场宗三左文字以为必定会赢的战争输了,输得彻底,而他,更是被当做天下的象征献给了那个叫织田信长的男人。
   在那个武神庙里,宗三左文字又见到了她,长及臀部的头发披散着,整个人趴在软塌上,没穿足袋的小脚一晃一晃的。瞧着怪勾人的。
   宗三左文字在这庙里,在这个少女的眼前,在她怜悯的目光里,被重新打磨,刻印。
   后来,宗三左文字被放在武神像前面的供桌上,听着人们祈求她带来胜利,让征战的士兵平安归来,也听她小声的回一句武运昌隆,听她对他说,对不起…你还疼吗?
   其实啊,神呢,因为人们的信念而诞生,不是因为神主动为人们带来什么,而是回应人们的要求,被迫去做的。
   宗三左文字看着眼前不知所措的少女,突然笑了“您还是您。”

评论(2)

热度(23)